网上上海快三是真的吗:休寧狀元博物館:一座館涵養一座城

上海快三精准人工计划 www.bpoll.icu 2019-05-24 15:25:35   作者:吳江海 文/圖   來源:安徽日報

休寧有“中國第一狀元縣”之稱,該縣的狀元博物館是目前全國規模最大的狀元文化主題博物館。

休寧狀元博物館外觀
 
“金榜題名時”,在長達1300年的科舉制度時代,一直是人們心目中的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當時的金榜是啥樣子?

才華橫溢,少年得志,紅袍紅帽……這一狀元的“臉譜化”形象,對現在人來說大多來自古代小說或戲曲。這光鮮模樣的背后又有什么故事?

近日,記者走進休寧縣狀元博物館,探尋狀元故里的歷史印記,感受古老徽州的文化底蘊。

“文魁武耀”璀璨古華夏

兩個月前,美國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在北京大學演講時說,“1879年,戈鯤化先生帶著妻子和六個子女,不遠萬里從上海來到波士頓,成為了哈佛的第一位中文教師。他從中國帶來的經典書卷,是哈佛獲得的第一批亞洲語言文獻,也是哈佛燕京圖書館最早的館藏。”在休寧狀元博物館將于下月開放的綜合館三樓展廳,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吸引了記者的目光:一個清代官員打扮的中年人,頭戴花翎,身著官服,足蹬皂靴,手捧書卷站在講臺上,清癯的臉上有著一雙睿智的眼睛。

“這個雕像就是白樂瑞在演講中提到的戈鯤化,他是休寧人。”前不久調任縣檔案館主持工作的原休寧縣文廣新局副局長黃永強介紹,休寧自古名人輩出,比如創立“吳富體”的唐代文學家吳少微、向朱元璋獻策“深挖洞、廣積糧、緩稱王”的謀士朱升、“萬安羅盤”的創設者吳魯衡、清華大學奠基人周詒春等。尤為值得一提的是,休寧縣從宋嘉定十年到清光緒六年就出了17個文狀元、2個武狀元。

黃永強說,在中國科舉史上,有案可稽的狀元僅600多位。按古時區域,約3個市縣才能“攤”到1個狀元,按休寧縣當時不足18萬人的人口計算,平均不到1萬人就出了1個狀元,是名副其實的“中國第一狀元縣”。2014年,休寧縣被中國民間藝術家協會評為“中國狀元文化之鄉”。

為什么一個小小的山區縣能出這么多狀元?黃永強認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休寧地處古徽州的地理中心,也是當時的交通樞紐,古徽州通往山外的黃金水道就是從休寧開始的。二是休寧自古文風昌盛,“十戶之村,不廢誦讀”,書院、私塾星羅棋布,許多家族的族規明確要求扶持族內貧窮家庭的讀書人,特別是受程朱理學影響,無論家境貧窮富貴,都崇尚格物致知做學問的讀書人。三是休寧山多地少,生存艱難,讀書做官是當時“出人頭地”的唯一選擇,加上明清時期徽州商幫的崛起,以雄厚實力反哺家鄉教育,進一步推動了當地文風昌盛。

在休寧狀元博物館,許多來自當地民間的藏品,大到乾隆皇帝恩賜休寧甌山狀元金德瑛絹本“福”字中堂,小到諸如狀元鎖、狀元提籃、狀元銅鏡、狀元蚊帳鉤子等充滿生活氣息的物件,無不佐證了休寧厚重的狀元文化氛圍。其中,有一塊別致的明代銅刻人物詩牌寓意深長,該詩牌正面為圖:一學子從粗可合抱的桂花樹上摘得桂枝,象征著十年寒窗,蟾宮折桂;反面有詩:“手板月桂,足步青云,十年窗人,一舉成名”。正反兩面圖文并茂、相映成趣,昭顯了當時人們從小立志苦讀、金榜題名的人生理想。

“皇家秘檔”走進小山城

一座保存元代風貌、兩層重檐式徽派建筑的鐘鼓樓聳立在休寧縣城中央,朱紅大門的上方懸掛著著名建筑學家、文物學家羅哲文題寫的匾額:“中國狀元博物館”。

這座鐘鼓樓是過去休寧縣衙前的譙樓,也是休寧狀元博物館的主體建筑。鐘鼓樓前是占地7100多平方米的狀元文化廣場,北面的圍墻上依次鑲嵌著16個以千年科舉為主題的石雕花窗,廣場中央8根高大的“海陽八景”石雕景觀柱呈一字形兩側分列,與南面四柱八面的徽派仿明式狀元坊構成一個碩大的“品”字,暗喻“人品、官品、文品,品德為上”。廣場東面,是一座低矮的小山,如今辟為狀元文化公園。拾級而上,公園內原址復建的海陽書院古色古香,新建的狀元閣重檐翹角,其中內置的狀元大鐘上雕刻著我國歷代狀元名錄,更顯文氣十足。

穿過鐘鼓樓的拱圓形門洞,迎面是在古縣衙原址上依原貌仿建的,由平政堂、川堂、退思軒三部分組成的“工”字殿建筑群,其中“平政堂”面積約400平方米,現為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與休寧狀元博物館合辦的“皇家秘檔與休寧狀元”展廳。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是專門保存明清兩代皇室檔案的國家級檔案館,該館與縣級博物館合辦展覽是第一次。”曾全程參與具體辦展的黃永強說,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現存檔案1000多萬件,其中涉及休寧縣的檔案近萬件,直接涉及休寧狀元的檔案上千件。

走進“平政堂”,迎面是一幅巨大的清代殿試圖中堂畫,廳堂中央有一個獨出心裁的鰲魚造型玻璃展柜,里面陳列著一件黃燦燦的乾隆三十六年文科小金榜,上面寫著:第一甲第一名,黃軒,江南休寧縣人。在展廳左側的展墻上,掛著一件乾隆四十年大金榜,該榜一米寬、五米長,上面的第一甲第一名也是休寧人吳錫齡?;樸狼拷檣?,大、小金榜是科舉考試最高級別考試——殿試的成績排名榜,也是世界記憶文化遺產,其中小金榜是專呈皇帝御覽的,最為難得一見;大金榜是皇帝正式下發的詔令文書,也就是民間所說的“金榜題名”的金榜。

跟隨講解員邊走邊看,19位休寧籍狀元的手跡、手書、奏折,以及清嘉慶十三年的朝會試題、清光緒六年最后一位休寧人狀元黃思永的殿試答卷等珍貴展品讓人一飽眼福。有意思的是,記者不經意間從中發現了戴震被“點翰林”的一些細節。戴震是從休寧走出去的《四庫全書》纂修官,也是清代著名的語言文字學家和思想家,梁啟超稱之為“前清學者第一人”。戴震學問淵博卻科舉不順、屢試不第,后被乾隆皇帝特批“準其與下科新進士一體殿試”,才有機會走進紫禁城參加殿試,成為古時讀書人夢寐以求的“天子門生”——進士。

“休寧為何以寄籍狀元為多?”面對記者的困惑,展館解說員回答得很俏皮:徽商演繹了“無徽不成鎮”的傳奇,自然也成了科舉制度時“高考移民”最多的地方。

“海陽獻寶”打響文化牌

在“平政堂”的東側,有一個清代科舉文化館,分為序廳和“官學私學,十年寒窗”“科考規制,應考歲月”“榜上有名,捷報頻傳”“功成名就,翰墨飄香”五大板塊,展出了大量珍貴的科舉文物和文獻。

在休寧,當地人把清代科舉文化館稱之為“道德館”。一打聽,一則該館所展的200多件清代科舉文化藏品,均為休寧籍北京大學教授、著名文物鑒藏家程道德捐獻;二則程道德對家鄉懷有濃厚的感情,是建立休寧狀元博物館的重要倡議者和推動者。

2004年,在一次休寧籍在京人士懇談會上,程道德教授建議興建休寧狀元博物館,并承諾無償捐獻自己多年收藏的科舉文物。程道德教授的這一建議與休寧縣委、縣政府的設想不謀而合。此前,休寧縣組織精干人員分赴各地查古籍、探會館、訪老人、謁墓葬,多方挖掘整理和論證休寧狀元人數及其在全國的位置,并編纂出版了《休寧:中國第一狀元縣》一書。

休寧狀元博物館從2004年開始籌建,次年7月一期建成開放。如今,該館已完成三期建設,包括鐘鼓樓、平政堂、道德館、綜合館以及狀元文化廣場、狀元文化公園等建筑,占地約200畝,總投資超過1億元。目前,由程道德教授捐獻展品的“徽州書院館”正在加緊籌建。

在休寧狀元博物館內,有一個特別的展廳——聚寶齋,展品全部是海內外各界人士捐贈的。2005年起,休寧縣組織了“海陽獻寶”活動近20次,受贈文物數以千計,涌現出許多感人的故事。2009年11月,休寧籍清朝狀元金德瑛的美籍后裔專程來到祖籍地,將珍藏249年的“傳家寶”——金德瑛撰寫的32頁家訓墨寶,捐獻給休寧狀元博物館。

2015年初春,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趙一凡訪問休寧狀元博物館時,感念狀元文化的神奇和博大,現場決定將自己的哈佛博土袍捐給休寧狀元博物館。“趙博士是改革開放后首批公派留美的兩人之一,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位在哈佛大學獲得哲學博士學位的大陸學者。”當時陪同參觀的黃永強說,“這件博士袍對趙一凡先生有著特殊的紀念意義,這一捐贈鼓勵著我們將優秀傳統文化一代代地傳承下去。”

“狀元博物館現已發展成為以狀元文化為主體、兼容中國傳統文化與地方民俗的組合型博物館。”休寧文物局副局長陳為偉說,該館以開展經典誦讀、舉辦成人禮等活動為載體,引導更多的人傳承傳統文化、弘揚傳統精神;以實物展出為主,讓文物走出庫房、走近大眾,把文物凝結的文化信息推向社會,增強人們的文化自信,真正讓文物“活”起來。他介紹,休寧狀元文化博物館建成開放以來,先后被列為安徽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安徽省廉政教育基地,成為了當地的文化地標和研學修學的重要場所,接待參觀者累計已超過百萬人次。


休寧狀元博物館部分藏品

館長說

休寧檔案館主持工作副館長黃永強:所有的舊時光其實都是生命里的長久告別,那些曾經照耀我們夢境的畫面已經沒有歲月可回頭。依依回首,小城剪影蒼茫;斯人遠去,也一同褪去了曾經的風華絕代。幸而在我們生活的小城里有這樣一座博物館,似乎可以讓所有的過往回轉而來,這里講述的是古代的故事,收藏的是徽州的經典,輝映的卻是人文的光芒。這里是休寧人的精神家園,也是老百姓享受文化的殿堂。

狀元博物館的建設從不貪大求洋,狀元的底氣和實力,尤其由狀元人生折射出的精神境界,讓這座博物館別具氣質,這種氣質是書卷氣,也是英雄氣。書卷氣讓人儒雅,英雄氣則使人一掃生命的委頓。這也啟迪我們,每個人都要嘗試做最好的自己,讓人生煥發神采!


鎮館之寶



黃思永殿試謄抄卷

黃思永殿試謄抄卷,長100厘米,高50 厘米,系清代狀元黃思永手書謄抄狀元卷,是研究科舉文化的重要文物?;撲加潰?842~1914),休寧五城人,光緒六年(1880)狀元??賈兇叢?,黃思永另辟蹊徑,走上了一條實業救國之路。


乾隆御賜“福”字匾

黃軒為休寧縣五城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狀元。乾隆御賜黃軒的“福”字匾,高108厘米,寬185厘米,匾額四周紅漆底襯,飾描金蝙蝠紋,中間為乾隆御筆“福”字,兩側有篆書“御筆”,并有“乾隆四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和“賜內廷行走曰講起居注官司經局洗馬臣黃軒”的落款,為國家二級文物。

凡未經本社的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轉載、復制、重制、改動、展示或使用《徽商》雜志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徽商網所屬的服務器上作鏡像,否則本雜志社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

會員單位 商會組織 其他機構